焦点访谈:买农资一味贪便宜吃大亏! [复制链接]

二维码

挺:0 | 贬:0 | 收藏: 0 | 阅读数:8157 | 回复数:2

农中仁者 发表于: 2017-3-17 13: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种地虽难,但也不能只贪图便宜!

种子、假化肥,坑农害农危害巨大。

良心!良心!良心!

这样的事媒体没少报道,农民朋友对这种不法勾当的警惕性也不断在提高。不法分子为了继续获得暴利,也不断翻新欺诈手法。去年,河南郏县就有不少农民上了一次大当。

在河南省郏县薛店镇,村民周许承包地里的果树已经枯萎,损失了大概300多棵树,4万多元钱。

周许从外地打工回来,贷款承包了70亩土地种果树,眼下他连补种树苗的钱都没有了,每天只能这么无奈地等待。遭遇意外的不仅是周许一家,同村的肖志强听说记者来了,特地把记者领到了他家的葡萄地里。正是葡萄即将成熟的时候,然而记者看到,到处是枯萎的枝叶和果实,这些也是两个月前刚挂果时死亡的。肖志强说,他家20亩葡萄受到影响,损失在20万元以上。

 农资曝光 135748jirgzdrvdd6wh9hg
除了桃树、葡萄,出现问题的还有花生、芦笋等经济作物,甚至连玉米这样的大田作物也受到了影响,问题都是出现在两个月以前。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村民们说,这是因为地里都使用了同一种肥料。周许说,导致桃树死亡的是今年5月份购买的一批化肥。在一位村民家中,记者见到了还没有用完的这种化肥。

这位村民是种了几十年地的种植大户,购买了这种总共20吨化肥后,觉得味道不对,他试着用了一些在玉米上,玉米苗受到了影响,他没再使用,化肥也就留到现在。村民们说,发现问题后,销售化肥的人员还在陆续向村里运送化肥,他们拦住了这些人,想要个说法。

这些人中的王长根是化肥经销商,村民们说,出现问题的化肥就是他负责销售的,但由于当时没有任何证据,僵持了一阵后,对方还是离开了。村民们随后向执法部门进行举报。6月8日,村民们拿到了检验报告。村民赵发五告诉记者:“他(执法人员)说化肥不假,不假就是含氮。我说不假,他可叫的是智能缓释,他说那也就是虚假宣传。”

记者仔细查看这份检验报告,氮含量一项显示合格,在标识一项注明:微量元素含量无法通过验证,产品名称中使用了不实、夸大性质的词语,以错误、引人误解的方式介绍肥料,结论为不合格。

如果并不是假化肥,仅仅是标识不实夸大,那村民们的苗木死亡又是怎么回事呢?记者按照包装袋上地址找到了这家化肥厂——内乡县壮田肥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国生承认,郏县村民们使用的这批化肥确实是自己生产的,包装袋、品牌也确实是自己企业的,不过这批化肥并不是包装上所说的智能缓释肥,更不能用于果树等经济作物上。

张国生说,郏县村民们使用的实际是低端的氯化铵肥,使用一公斤氯化铵比在土壤撒一公斤食盐带入的氯离子还多,通常只能用在南方水稻种植区。虽然也可以用在玉米上,但郏县等地今年干旱少雨,玉米种植上都必须严格限量使用。现在把它当成智能缓释肥,用在果树、花生、烟草等经济作物上,必然导致作物死亡。那么这种肥料怎么卖到了郏县村民手中呢?张国生说:“当时有个往我厂里送货的司机叫王长根,他说自己使的,给我便宜点。我就使用这包装给他做了个百十吨化肥。”

在张国生这里,记者又一次听到了王长根这个名字,也就是给郏县村民卖化肥的这名男子。张国生说,王长根今年5月份找到他,要求订制一批肥料。而自己在接手这个化肥厂之前,厂内留下了一批这种包装袋,质监部门认定标识不合格,已要求停用。王长根说订制的肥料是个人用,张国生就将氯化铵灌装进这种包装袋,以每吨620元的价格卖给了王长根。王长根和农民签订合同时使用的印章是伪造的。

张国生告诉记者:“他自己弄个公章,刻个公章,说是厂子里的,我厂搞宣传促销的,我就我自己一个,我也不出去卖货,我也不搞宣传促销。”

现在看来,这名叫王长根的男子从化肥厂以620元一吨的价格,购买了氯化铵肥后,以2600元的价格转手在郏县进行了销售。他又是怎么把这些化肥高价卖出去的呢?村民们回忆了当时购买化肥时的场景。

河南省郏县薛店镇吴村村委会主任吴昊锋说:“说是开会学习,学习种玉米咋种, 招呼几个种地大户,我说可以啊。”赵发五说:“找上我的门,说是国家的扶贫政策,专家在这讲座呢,你去听听,他们车接车送。”

在一位村民当时拍摄的两张现场照片上,横幅上写的是农业技术指导宣传大会,但村民们到现场才发现,这实际上是肥料推销会,台上一名自称农业专家的人还给每人都发放了会员手册,说销售活动是扶贫开发雨露计划的一部分,由厂家定点支持郏县,并当场进行了试验。赵发五说:“它这缓释就是把化学试剂倒进去,土本来是半杯,然后推(变成)到一杯,土就还往上冒。”

如此神奇的效果让村民们眼界大开,活动一结束,主办方当场和农民签合同,村民们还没到家,化肥已经送到了家中。在郏县,至少有100多户村民购买了这种化肥。那王长根买去的这批化肥怎么又以扶贫项目的名义,由专家登场进行了推荐呢?河南一位长期从事农资销售的知情人告诉记者,受害村民其实遇到的是一种新型的欺诈方式,当地称作“忽悠团”,所谓的专家是假冒的,他们卖的化肥和国家扶贫开发雨露计划更没有半点关系。

知情人介绍:“这是地地道道的‘忽悠团’,就是以专家教授的名义,宣讲推销他的假化肥,把农民请到所谓的工厂里或特定的空间里,进行讲座、洗脑,这有个行话,叫‘赶猪’,‘猪’赶来了,开完会了,开始上当了,把钱交了,肥料送到家了,这个过程叫什么呢,‘杀猪’。”

这位知情人说,在河南、安徽一带,至少有两、三千人专门用这种忽悠的方式,常年从事农资销售活动,只要熟悉套路就可以招揽一撮人组团:操盘手或者从化肥厂订制肥料,或者和工厂相勾结,以讲课的名义,由所谓的专家对村民进行洗脑,之后当场迅速收钱卖货。像王长根搞的这一次销售就能获利几十万元,在这一过程中,对村民车接车送,有时还请客吃饭。

河南一家化肥厂销售总监证实了这位知情人的话,他告诉记者,他的工厂就可以根据客户需要,随意订制各种品牌、各种养分含量的化肥。至于郏县村民们看到的所谓高科技实验,更是圈内人人皆知的小把戏:“都是化学的东西,我都能做。用的什么膨松剂了,把土和化肥弄一起,土可以胀起来,忽悠忽悠老百姓的。”

而像这样被“忽悠团”忽悠后产生的相关投诉,到最后大多会不了了之。

明明是蓄意进行的欺诈,难道相关部门管不了吗?郏县的村民们告诉记者,在5月份发现问题后,他们就向工商部门进行了举报。记者来到了郏县工商局,郏县工商局纪检组长王随钊表示:“他们没有营业执照,过来销售化肥,工商部门接到举报之后,把他们取缔了。罚款15000元钱。”

这位负责人说,调查中,他们只发现了无照经营这一个问题。至于化肥的质量,这位负责人说,从报告上看,氮含量一项合格,就意识着质量合格,至于不法分子将严格限量使用的氯化铵包装成智能缓释肥,那只是标识的问题。

他告诉记者,对工商部门来说,此事已经结案,标识问题应归技术监督部门管理,记者来到了郏县质量技术监督局。郏县质量技术监督局办公室主任张政权告诉记者:“按职能分工上,我们只负责本地企业的生产领域的监管,流通领域,国务院有界定,是属于工商方面的。”

工商局说应该是质监局管,质监局却说还应该是工商局管,到底归谁管呢?记者查阅法规发现,根据《肥料登记管理办法》,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肥料监督管理工作。记者来到了郏县农业局,郏县农业局执法大队大队长张廷杰说:“根据它的检验结果,它的质量是没问题的。涉及虚假宣传和标识问题了,不是农业部门的职责。”

这位执法人员说,他们当时也接到了举报,根据调查,确实至少有一百多农户购买了这种化肥。但根据行政处罚法:对同一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最终确定工商部门立案,农业部门并未采取措施。而从检验报告看,农业部门即使想介入,也无能为力。张廷杰说:“它有虚假宣传和误导。作为农业部门来讲,从质量这一块,没有法律能套住他。这事应该问工商局、质监局。”

跑了一圈,记者又回到了原点。村民们说,从事件发生到现在已经两个月,他们像记者一样,跑遍了所有相关部门,但最终的处理结果,仅仅是非法经销人员被处罚15000元,就再没人过问过一句。记者离开郏县时,周许告诉记者,他还留着这些树苗就是希望保留证据,如果再没有任何说法,他只能放弃农业生产。

这化肥卖的,简直就像一场精心准备的魔术表演。用化学试剂障眼,用新名词洗脑,用专家讲座包装,如此光怪陆离,难怪农民会上当。像这样把普通化肥吹嘘成根本不存在的“智能化肥”,明知错施会造成危害却还忽悠农民,就是典型的“坑农害农”,它应该得到及时彻底的查处,才能有效维护群众的利益和政府的威信。

发表于: 2017-5-23 10: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很好!!
现在的农民你就得熊他,吃亏吃了一年又一年,总是不长记性,没办法啊!给点真的,你说在忽悠他,给点赠品,买点假货,就是占了便宜。

点评

对的对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23 11:40
发表于: 2017-5-23 11: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地飞歌 发表于 2017-5-23 10:51
说的很好!!
现在的农民你就得熊他,吃亏吃了一年又一年,总是不长记性,没办法啊!给点真的,你说在忽悠 ...

对的对的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