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铵膦让农资人爱恨交加! [复制链接]

二维码

挺:0 | 贬:0 | 收藏: 0 | 阅读数:988 | 回复数:0

发表于: 2017-8-10 08: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草铵膦目前市场上最炙手可热,也是被喻为百草枯最佳替代者的产品,但是在百草枯真正退市后一年多的时间里面,它貌似并没有表现出继位者的应有的强大态势,反倒依然不温不火的,让诸多厂家与经销商愤恨不已。

话说,草铵膦在百草枯退市的消息传出以后,截至到目前为止,各个厂家所申报的相关证件,不管是单剂的还是合剂的,亦或者原药、母药,加一起已经接近三百个,如果算上实验中,三证不全的,估计要向着四百大关前进了。

但是,在这么多厂家与这么多证件里面,还真没有哪个脱颖而出成为新星,各个业务人员嘴里的所谓品牌,也仅仅是在厂家、批发、零售等几个层级内流传,真正得到消费者??农民广泛认可的,确实也还没有。即便是号称推广最强大的进口厂家,某产品也同样未能脱离桎梏,甚至很多时候还不如国内产品推广的好。

说到推广草铵膦的艰辛,很多人都有说不完的苦楚,其中最多的要说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农民对百草枯的效果认知根深蒂固,很难接受草铵膦的见效时间;另一个则是市场上没有标签的,套用敌草快证件的,以及其他套证百草枯比比皆是,草铵膦很难有立足之地。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推广草铵膦最大的问题在于,农民对产品诉求,即市场需求与草铵膦产品特性之间的矛盾,如何去调和这之间的矛盾,才是产品的突破所在。

首先抛开市场上的假冒伪劣百草枯不谈,就从草铵膦自身与市场需求两方面简单说一下存在的问题与从什么角度解决问题。

一、草铵膦自身问题
就草铵膦本身来说,它的死草时间确确实实要比百草枯长得多,也没有百草枯那种耐低温的特性,对环境与使用方法要求相对较多,这是没办法避免的,网上随便一查就能查到,这里也就不多做赘述了。

针对这些草铵膦自身固有的,没办法改变的特性,只能通过时间来让农民逐渐接受,是没办法一蹴而就的。

那这里要说什么呢?这里要说的是在草铵膦本就不容易被接受的前提下,那些雪上加霜的事,以及被过度夸大的事。

草铵膦由于原料不同,目前在市场上分成不同的梯度,具体有精粉、精粉加母液、母液、母液加废液、废液等几个,当然精粉、母液也有细分梯度,这里就大略的介绍一下。

就外观来说,精粉颜色最透亮,也是最淡的,本原色是淡黄色,颜色非常淡,并不是蓝色或者大棕榈油色,随着里面母液或者废液含量的增加,透亮程度逐渐降低,混浊程度增加,颜色也逐渐加重。

按效果来说,很多人都在鼓吹精粉效果最好,母液跟废液效果差,实际上确实如此?当然不是,如果单纯为了拼价格而诞生的母液与废液制剂,效果肯定是不好的,但是事实证明,在精粉与母液配比合适的时候,效果反倒是能够超越精粉制剂的。

其实,经过实践论证,所谓效果不好的母液与废液制剂,最后一样能够死草,跟精粉制剂相比较,差距仅仅在于见效时间与控草期而已,如果不考虑死草时间与控草时间,所谓的档次之分意义并没有多大。

现在市场上对于母液或者废液制剂草铵膦有一种说法,即“酱油”草铵膦能够破坏土壤,且对作物根系有害,那么这种说法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先来看一下,到底在合成草铵膦原药的过程中,都能够产生哪些物质吧!按照合成工艺不同,除了能够合成草铵膦以外,还能够形成含硫化物与含氯化物两种,并且在生产过程中涉及到一种“含氰废水处理”问题。而目前以国内生产工艺来说,基本上都是含氯化物,还未能够突破含硫化物的技术壁垒。

所以在制剂中,精粉是不含有含硫化物与氰化物两种组分的,母液则是含有部分氯化物,废液制剂是由废水浓缩而成,含有高浓度的含氯化物与氰化物。

再来看看两种化合物的影响吧!其中含氯化物主要是氯化铵,是在无形中增加了积氨中毒中的铵离子含量,起到增效作用,但是其中的氯离子又增加了对忌氯作物的伤害;氰化物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是什么,简单提一下,天津“8-12”大爆炸残留影响最大的就是氰化物,在爆炸9天后,附近水域出现大量死鱼,专家辟谣说是高温致死。

在土壤酸化、板结中,氯离子确实占有很大比分,但是少量是不会的,毕竟氯元素同样也是植物必需元素之一,只有超量才会,伤根也一样;但氰化物就不同了,除了伤根、破坏土壤外,还能够污染水源,破坏生态微环境。

说完制剂的问题,再聊聊草铵膦除草的局限性,这也是制约草铵膦推广的一大因素。

草铵膦对尖叶草效果要远远优于阔叶草,很多阔叶草打不死;温度过高或过低都会影响草铵膦的除草效果,湿度过低也会影响;草铵膦抗性发展太快,目前多地已经反映牛筋草死不了了……

另外,稍微提一句,草铵膦效果的好坏与含量高低并没有直接关系,据实际了解,某厂家30%含量的在实际应用的时候也需要用到60-70毫升,而200克/升实际18.5%左右含量的制剂,在每桶水同样用量的情况下,只要喷透了,死草效果同样是大差不差的。

二、市场需求问题
说到市场需求问题就不得不去研究百草枯曾经的使用方向了,说起来,很多厂家百草枯卖的相当不错了,但是真正研究起来,好像还真没几个人知道自己市场上的百草枯真正用到了什么地方,然后突然换成草铵膦,就只知道做草铵膦在荒地的除草实验,而不知道真正通过研究曾经百草枯的定位,去研究草铵膦应有的发展方向。

那么,我们大体上来分析一下,百草枯究竟用在哪几个大方向上,而哪些方向是草铵膦可以取代的,哪些又不是,具体应当怎样取代!

荒地除草:这方面百草枯的用量相当大,而草甘膦的用量也不小,曾经在百草枯时代,价格相对比较便宜的时候,使用百草枯进行荒地除草农民都可以接受,而突然进化到草铵膦时代,死草时间慢了许多,而价格又高了许多,这一部分市场在很大程度上会被草甘膦取代,只有等农民完全接受草铵膦特性之后,价格下调,才会大规模接受使用草铵膦。而且农民对产品要求不会很高,只要能够死草就行,所以这一方向会成为低价草铵膦的主要市场,不用管它是精粉、母液亦或者是废液。

果园除草:这里的果园指的是咖啡豆、茶叶以及香蕉、南北方水果等,这里用药对品质要求较高,要求不能伤根、污染土壤或水源,所以含有废液的制剂是万万不能用的,甚至母液含量相对较多的使用起来风险都很大。曾经云南有客户使用过精粉加母液的制剂,结果将香蕉打死了,使用精粉制剂连扫三遍没死,后来只敢销售精粉制剂。还有很多果树都忌氯,含氯较高的制剂是不会被接受的,而这点从外观上又很难看出来,所以这一方向上肯定是精粉草铵膦的天下。

行间定向:这里主要是玉米以及各种小经作在苗后定向除草使用,当然这方面是非刚性需求,很多作物都有相应的苗后除草剂,无非是没有百草枯之后加量定向使用罢了,草铵膦相对来说没有价格优势,短时间内推广意义不大。

播种前除草:这一方向可以进行尝试性推广,因为播种前除草需要残留低不影响后茬的除草剂,目前单剂产品还没有能够完败草铵膦的,但是考虑氯离子等影响,精粉草铵膦还是首选。这里需要注意的就是草铵膦的适应温度与杀草谱,很多地方种植春茬作物之前,温度很难达到20℃,这时候推广草铵膦很难成功,而且北方多地在春季杂草以阔叶为主,使用草铵膦效果反倒没有敌草快效果好,不推也罢。

收割后除草:这一点主要是在倒茬之间的时间内除草,杂草以前茬残留老草为主,而且由于机械收割,茎叶损伤较大,有时候使用百草枯效果都不是十分理想,有些也在使用草甘膦。可以想像使用草铵膦单剂效果绝对不会有多好,各地可以根据草相不同,复配乙羧氟草醚、精喹禾灵、高效氟吡甲禾灵、敌草快乃至草甘膦使用。

催枯催熟:这一应用在新疆棉花上面应用非常广泛,有些地区辣椒也在使用,当然这一方向草铵膦是很难成为主流的,敌草快完全可以取代百草枯的效果,毕竟都是阔叶作物。

最后,市场需求方面最大的阻力还是在农民,或者说消费者对百草枯的效果、速度,更确切的说是性价比,记忆尤深,一时半会儿很难接受其他价格高,效果还不如百草枯的产品。

目前,已经有不止一个厂家在做残留低、分解快的单剂产品组合,即某禾本科除草剂+敌草快+阔叶触杀型,以求能够达到普通百草枯速效、易分解的特性,但是价格却是下不来的。

所以,综合来说,草铵膦单剂要想完全接盘百草枯市场是完全不可能的,最后能够笑傲几年的只能是各种合剂或者各种组合。但是由于其抗性增长过快,终究还是需要新的高效无残留灭生除草剂出现,或者是百草枯的复活,或者是新成分的研制,未来的事,很难说的准。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