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中仁者 发表于: 2018-6-13 14: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年9月25日,国内仅存的一张登记在百草枯可溶胶剂上的登记证即将到期,这意味着百草枯的时代可能正式面临终结。三大灭生性除草剂暂分天下,表现如何?

国内寿命只剩最后两年?百草枯登记证即将到期!
 农药论坛

2013年,南京红太阳股份有限公司取得了20%百草枯可溶胶剂的正式登记,有效期为5年。南京红太阳股份有限公司可溶胶剂国内登记证将于2018年9月25日到期(登记证号:PD20131912,有效期:2013年9月25日~2018年9月25日)。也就是如果该产品不能延续登记,那么2018年9月25日就需停止生产,但是以前生产的百草枯胶剂在有效期内(2年)可以经营、使用,也就是可以经营、使用到2020年9月25日。

2015年7月10日,第八届全国农药登记评审委员会十七次全体会召开,会议讨论了加强百草枯替代剂型登记管理问题,评审委员会一致同意:根据百草枯急性经口、经皮和吸入毒性试验结果,将百草枯毒性级别修订为剧毒。鉴于百草枯的安全问题尚未有效解决,绝大多数委员建议不再受理、批准百草枯的登记申请(包括续展登记申请),适时撤销现有百草枯产品的农药登记。

2016年5月,农业农村部发布了“关于征求2,4-滴丁酯等农药禁限用措施意见的函”,征求意见函第3条明确指出,将百草枯毒性变更为“剧毒”,不再受理、批准百草枯田间试验、登记申请,除母药生产企业的百草枯产品出口境外使用登记外,不再受理、批准续展登记申请。在2020年9月25日以前,其他企业没机会再推出百草枯新剂型产品,也就是说,红太阳生产的百草枯可溶胶剂将成为市场上仅存的百草枯产品。

但是,百草枯属于农业农村部发布的《限制使用农药名录(2017版)》中的限制使用农药22种需要定点经营的农药,经营者需要到省农业主管部门办理《限制使用农药经营许可证》才能经营,需要定点经营,实名制购买,应当为农药使用者提供用药指导,并逐步提供统一用药服务。在山东一些地方,限制使用农药由定点经营者实行统一进货、统一储备、统一使用、统一废弃物回收的“四统一”服务,统防统治,杜绝了千家万户农民使用、接触到需要定点经营的限制使用农药,既保证了农业生产用药,又保证了农产品质量安全,是一个很好的值得全面推广的经验。限制使用农药是动态的,有很多的药都是高效低残留的,只是在某一方面存在缺陷,所以实行一定的限制,只要管理到位,就是很好的农药。

它没有解药,没想到会有人主动喝
李德军,中国百草枯之父。在他的记忆里,多年前攻克下英国垄断的百草枯生产工艺技术课题时的挑战难以磨灭。在他的职业生涯里,因为百草枯,将他推上事业顶峰,同样也因为百草枯,给他带来舆论上的重重压力。

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他提到,虽然深知百草枯没有解药,但在发明之初他从未想到这个产品会有人主动喝。

在发达国家的大农场主经营模式下,一个农场主1000多公顷土地,需要聘请有资质的公司专职负责施药,一般的农场主不会亲自接触农药。也就是说,在国外的一些市场上是买不到农药的,普通公众很难接触到百草枯,人体喝百草枯死亡的案例也不多。

“但中国是一家一户的种植模式,自己可以买到农药,自己就能用。”因此,李德军强调,按照国家制定的农药产品的标准,百草枯自问世时便强制规范加了三道防线,第一道把它染成难看的墨绿色,让人看了以后明白不是喝的东西。第二道防线是加了臭味剂,闻起来很恶心。第三道防止人误服的防线是加了催吐剂,作用于大脑中枢神经,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人体呕吐。然而即便如此,也挡不住那些有意喝下自杀的人。

李德军自研发成功之日起,每年也都会收到很多自杀者家属或医生的求助,有的人质疑他既然能研究出生产百草枯的工艺,为什么不能研究出解药。

有行业人忿忿不平:“人家研究百草枯的目的是为了除草,那些自杀的人非要当毒药喝,还怨他不研究出解药,实在是没道理。”据了解李德军为了尽可能地挽救自杀者的生命,还研发出了新的颗粒剂型,这种颗粒剂型加入水中不会立刻溶解,从而给自杀的人留出了足够的冷静的时间,结果还是有人专门等它溶解了再喝下去,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众所周知,百草枯的特点是遇土钝化,因此不伤根系,也不会在土壤里面造成残留危害。同时它作用迅速,几十分钟就会见效,其他药物很少有这么快见效。另外它耐雨水冲刷,顶着雨水打药也是可以的。也因为这些优势百草枯曾迎来非常辉煌的年份。

李德军表示:“百草枯是我科学研究工作里边最得意的一个作品,但我没想到,这么得意的作品上面出现了这么严重的瑕疵。”

由于百草枯具有强烈的毒性和无药可救的特殊性,2012年4月24日,农业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质检总局联合颁布了第1745号公告,对百草枯采取限制性管理措施。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保留母药生产企业水剂出口境外使用登记、允许专供出口生产,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

三大灭生性除草剂暂分天下,市场渴求新组合新产品
草甘膦、百草枯、草铵膦和敌草快,原是灭生性除草剂中的“四大金刚”。如今百草枯先行退出,其他三种又何去何从呢?

草铵膦,内吸作用比较弱,木质部传导性不太强,以积铵触杀为主。施用草铵膦将先杀叶片,导致合成酶活性钝化,谷氨酰胺合成受阻,氮代谢紊乱,铵离子积累,通过植物蒸腾作用,铵离子通过韧皮部向下传导,使杂草根系中毒、腐烂和死亡,从而杀死草根,同时农作物叶片由于没有接触到草铵膦药液,故而不伤农作物根系。

敌草快的最大特点就是“快”,触杀为主兼故一定的内吸性,可以向上传导,但不向木栓化的地下部位传导,因此不容易杀死草根,导致杂草比较容易出现返青现象。

反观草甘膦,容易伤害到农作物的根系,存在各种间接药害和隐性药害,对下茬作物有安全间隔期(15天左右)的严格要求,同时容易造成土壤板结和“缺素症”等诸多难题,只有在非耕地上方能大显身手。而且由于长期使用,抗药性问题逐年递增。

在三种灭生性除草剂中,敌草快,快速而不持久,不容易死根,故比较容易反弹,属于“快速型”除草剂;草铵膦,中速而持久,可以死草根,属于“中速型”除草剂;草甘膦,内吸传导,缓慢而持久,能死草根,属于“慢速型”除草剂。

其中敌草快,与草铵膦有些“类似”——都是不伤土壤,不伤根须,对下茬作物安全,毒性和残留更低,更适合于在无公害种植基地、绿色食品基地和高端经济作物上使用,二者不仅具有某些相似点,而且还有互补性。

若以草铵膦为主体,以敌草快为配角,可在符合各自除草机理的情况下,相得益彰,弥补各自缺陷(除草同时杀死草根,弥补低温局限,在局部杂草上起到补充作用,扩展杀草谱,快速清园换茬、灭茬等),符合田间除草的实际需求。

但是不管是市场替代百草枯呼声最高达到草铵膦单剂,还是与之复配的产品,由于成本较高,在价格上始终欠缺优势。这方面最大的阻力来源农民,或者说消费者对百草枯的效果、速度,更确切的说是性价比,记忆尤深,一时半会儿很难接受其他价格高,效果还不如百草枯的产品。所以只有在草铵膦厂家持续耐心的推广以及生产工艺进步带来的成本下降后,市场才会逐渐认可并接纳新的除草思路。

或者是否还会有新的高效、环保、价廉的灭生性除草剂产品横空出世呢?值得期待。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